聖徒專訪 更多聖徒專訪 …
.
講台嚴僕


 黃鋈賢,這個名字對我們來說並不陌生,弟兄姊妹對他的印象似乎主要都是真理裝備「清晰」。鋈賢在講台上的形象非常鮮明,一方面按著真理解釋聖經;另一方面常帶出聖徒應堅拒時代潮流,過分別為聖的生活,詞鋒之嚴厲常為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



裝備篇



攝於受浸聚會

經人合一

 對於弟兄的真理裝備那麼強,相信有不少人都對此感興趣,他又是為何如此努力裝備?答案實在讓人意想不到。



 「我的裝備不強。」



 「…好吧…那麼你是如何立志裝備的?」



 原來鋈賢信主五年後,當時一位年長弟兄負責訓練,有一次鋈賢試講十分鐘的分享,表現強差人意。那位弟兄就教導:「我們為主說話要有層次、有思路、有重點,最重要是根據聖經來發揮。如果自己的思路不清晰,最好就跟著聖經的思路。」就是這樣,弟兄盼望以聖經的思路為他的思路,朝著這個方向追求。

百般磨練

 除了裝備之外,鋈賢在講台之下給人的印象總是沉默寡言,給人一種惜字如金的印象。原來他真的很不愛說話,甚至當弟兄還在職場的時候,也曾因這性格吃了一些苦。由於他不善溝通,一些女同事不時向弟兄的上司「打小報告」,但弟兄也沒有對此多作回應。當然,這也是「十架的一部」,幫助他學習承受批評而默然不語。



 不但在職場,原來這個性格對他在講台上的事奉也構成相當困難。

「我連分享也會很大壓力,記得第一次分享是信主三年後的週四晚讀經聚會,講完後腦海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自己講甚麼。」



 若非那位弟兄當年的教導,讓他學習根據聖經的脈絡和思路來發表,可能我們今天聽完他講道,也會像他腦海一片空白:「這話甚難。」(約六60)

剛柔並濟

 平日沉默寡言,但一站在講台上卻充滿著權柄、威嚴,而且每每都是教導、督責的話語,這樣的人一般都會給人留下「生人勿近」之印象。到底他在台上台下的心境如何?會否因為所領受的真理而對人要求嚴苛呢?



 「我講道,一定是按著聖經『一板一眼』的講,弟兄姊妹是否實行就按著大家自己的心願和主的感動。我會教導,但我並不會強逼對方接受,也不會論斷人做不到。我始終相信人是由神興起的,我只要盡本分就足夠了。」



 台上的他,「一板一眼」,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,這是人盡皆知的。台下的他,沒有那種講道時的「氣勢」,銳利的眼神也變得柔和。或者,身為一位牧者,的確需要這樣的度量。



婚姻篇

 婚姻是人生中一個重要的階段,也是年青人憧憬的事情,當中要先結識、後拍拖,然後才結婚生子,很多時候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—置業。鋈賢又是如何走過這個階段,建立一個蒙福事主的家庭呢?

廿五歲前不拍拖

聽聞你讀書的時候並沒有拍拖,真的嗎?



 對,這要從我的得救說起。由於我比其他弟兄姊妹遲得救,起步慢,所以在大專的時候向神立志,廿五歲前不拍拖,好讓我能更專心追求主。



過程真有這麼順利嗎?那個年紀對異性產生好感也很正常吧?



當然大專的時候也不是完全對身邊的女性沒有感覺,只是禱告求主叫我不要動心和「出手」。神真的很保守我,直到廿五歲我都沒有拍拖。

尋求配偶

那就是廿五歲就開始戀愛了吧?你是怎樣尋求對象呢?



差不多吧,準確來說是廿六歲。到了廿五歲那年,身邊的弟兄都在談戀愛,甚至已經有人結婚,自己在禱告中也開始有些感覺,覺得「那人獨居不好」(創二18),於是開始尋求。條件很簡單:第一是要信主的,第二是要事奉的人,當然也要合眼緣。



可以再詳細一點描述尋求過程嗎?相信這是不少弟兄姊妹的難題。



 那年在一次事奉中遇上現在的太太(那時兩人雖然同區但不同服事崗位),對她產生好感。於是自己先禱告了三個月,感覺合適,就找了當時服事我的弟兄,向他說出我的心情。弟兄的太太將這件事告訴姊妹,讓她也在主面前尋求,後來姊妹禱告時也很清楚有主的話,甚至比我更清楚,所以我們就一起了。



原來如此…然後你們又經過多久後才結婚?



 由於大家都禱告尋求得很清楚,而且我們亦認定拍拖是為著婚姻,所以一年內就結婚了。

神賜居所

但是要結婚,也需要置業或是找到安身之處吧?你當時是怎樣應付經濟問題呢?



這的確是一個很實在的問題,而且當時姊妹的母親很清楚表示要先擁有房屋才能結婚。其實當時仍未知怎樣解決這個問題,但我和姊妹都很清楚居住方面的問題是等候主的帶領。



到底主最後是怎樣帶領你們經過呢?



 我們自己認定只要「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,這些需用的東西神都會給我們的。」在我們交往將近半年時,我工作的機構突然推出一項福利,給與部分員工能申請類似「公屋」的樓宇計劃,而我的職級亦能申請這項福利,於是就入紙申請。這明顯是神的帶領,所以我在這方面並沒有甚麼憂慮;姊妹母親看見居住問題已經解決,也就同意婚事了。

恩愛祕訣

接下來想問問你的婚姻生活,聽聞你們到現在仍會牽手,十分恩愛,有甚麼祕訣嗎?可以教一下弟兄們啊!



 老實說我不是一個懂得愛別人的人,我只是盡我當盡的本分,學習愛太太。不是我常常牽她手,其實她牽我手更多呢!



這是最後一個問題了,今天即使是基督徒家庭,也有很多出現婚姻問題,而且問題往往是積少成多。你們在婚姻中不可能完全沒吵架吧?你在其中有何學習?



 當然,在婚姻中有時也會有「激烈的交通」。即使有時你認為自己有99%的對,1%的錯,先認了那1%的錯,放下自己,事情就好辦了。我個人學習是「頂嘴」到某個地步時,主給我有感動,就放下自己。說「對不起」,事件就很容易平息,不要只顧面子,年紀越大就越需要學習這個功課。

後記

 經過這個訪問,寫下這篇稿後,深深摸著「信心」。在大專時候因為追求主而不談戀愛,需要有信心,深信主會為他預備;遇見有感覺的人而不告白,先禱告幾個月,再找弟兄交通,整個過程沒有找過對方,需要對神的話語有絕對的信心;婚前面對置業難題,不過於操心,將其交託並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,專心於事奉,需要更大的信心。感謝神,愛主、事主的人,縱然往往都要經歷許多挑戰和艱難,但最終總是供應無缺。